我变了

自从1月28日加入新公司,虽然只过了短短的4个月,不过着实让自己改变了很多。变得连阿孟都有些怨言。

几天前跟阿孟telegram,他说:“你现在跟我发信息 感觉你是老板的样子 牛逼。 转换不过来了么?”。我当时第一反应,我怎么了?需要转换什么?阿孟的反馈是“全都是命令”。跟阿孟2001年认识,18年了,对他来说感觉像是对我又重新认识了一次。

只是4个月,自己已经变成了micro management风格了,跟进着产品、项目进度。感觉自己在开公司。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半打梦

昨晚躺着吹空调,不知不觉睡着了。突然手机响起,是HQ的来电。他说他听到我在喊他,他担心我有事,打过来。还一再确认得问我有没有事。

虽被吵醒,我还是被胡胖子感动了。

当HQ问我有没有事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是那篇《半打梦》。昨天中午老妈问我关于小学死党的“失踪”/“出轨”的事情,我告诉我妈事情太复杂,我们不要趟这水。


半打梦

注定要用这么许多的黑夜去怜惜曾经的温暖或是冷漠。注定要在猛然的惊醒之后用更多的时间去和黑夜对峙,与白日里的过往互相聆听心音。

外婆去世的时候,她平生最爱的人不在她身边。听妹妹说那一天外婆坐在窗口向外望,望那个既是我走又是我该回来的方向,只说了一句”我想你姐”。外婆死于肺心病,离世前我相信她是万般痛苦的,妹妹说外婆的目光就那样在病床周围的人群里飘来飘去,谁都知道她在找什么,然而终究她还是没有找到,没有听到我的一声恸创天地的呼唤。

于是我用更为恒久的时间去送别外婆,用更多的黑夜与白天去送别外婆离世的那一瞬间。大病一周,病到不能起床,不能上课,不能分清白天与黑夜,不能在过去的现实与已然的现实间自如思考。高烧,昏睡,短暂的清醒,之后继续昏睡,不间断的做一个相同结局的梦。梦中我送外婆去医院,但无一例外地找不到车,于是,外婆在我的怀中、在我的肩背上一次又一次的去了,然后就是呓语,热泪。

再然后,爸爸拉起长跪在外婆墓地的我。我就依旧会在梦里见到比我只大三十几岁的外婆,妈妈的养母。

热恋的时候,做过这样一个梦。在人流滚滚的街上,他拉着我的手忽然松开了,然后就再也找不到他。然后,我就在大街上,在人群中撞来撞去,呼喊着他的名字,却怎样也找不到,然后就发现自己两腮边挂着两行滚烫的泪。说给他听,他居然也哭了,却不是在梦里,就那样在我面前哭了,紧紧拥着我说”我看着你在大街上跑来跑去的,我和你闹着玩呢,我丢不了,也不会让你丢了”。

然而梦的最后我们还是在茫茫人海中走散了。

大四的时候,在学校的自习厅里写毕业论文,写着写着不知怎地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梦到一个久久不见的好朋友出了什么事,腾地起身,顾不得收拾桌面上的论文草稿,就奔到电话亭去挂通了电话,”你没出什么事吧?”这就是电话通了之后的第一句话,”哈哈,我会出什么事?你可真是,哪有这么打招呼地啊,就是出事,也是你要毕业了,我要遭罪了”,我说我做了个梦,梦到如何如何,”是吗?”,他说,”刚刚和领导打了一架,辞职了,这你也能梦到?!”能啊,怎么不能,无论友情、爱情,日子久了,就都成了亲情,成了不变的牵挂。

刚参加工作不久,一个学生闹自杀,于是天天守着,看着。一天夜里十二点半睡得正酣,电话响,那个学生的一个好朋友哭着说,***又吃了安眠药,刚刚给她打了电话,神志不清的。起身,打了出租车跑去那孩子家,一切都还未晚。。。。。第二天,伏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醒时,身上披着同事的衣服,大家说我睡着的时候语重心长的和谁谈着话,我知道是替那孩子不在身边的父母和她交换着胸口中的那个叫心的东西。后来,都好,那年的春节接到一个电话”我是***的好朋友,我替她唱支歌给你”接着是电话那边想起的满文军的”懂你”,很专业,好听极了。

说说最后两个不能不一起说的梦。刚上大学的时候,住上铺。开学初的日子军训,疲惫不堪。一日白天火警演习,一塌糊涂。晚上,梦到宿舍着火,我站在二楼的窗口不敢向下跳,这时那个比我还小的教官,喊了一句”是共青团员的跟我跳!”然后就把我推下去了。梦的结果是我翻身从上铺飞流直下砸到了水泥地上,轻微脑震荡。吐了一气,宿舍的姐姐们也折腾坏了,二姐说”明天可别成植物人?!”
怕自己成了植物人,后半夜忍着疼痛一直在自己的铺上活动胳膊腿,第二天,二排艺术系的一个女生神秘兮兮地问我”听说昨晚你们中文系有个女生从上铺掉下来了?摔傻了没?退学没?”我指指大了一圈的脑袋和已经只能顶在脑袋上的军帽,说”伤员依旧笑秋风”,晕倒!没想到,消息走的这么快!

当天接到妈妈的一个电话,依旧是絮絮叨叨,最后说”昨晚做了个梦,梦到我们一起走,你掉进一个大深坑,我没拉住你,我想可能是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负伤后一直都没哭的我,拿着听筒却流下了眼泪,默默无声地挂了电话。

夜永远只有一个颜色,梦永远忠实于夜的颜色和我的眼睛。不管明天的日子会不会走出预料,今晚的梦却都是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在等什么呢?

前天晚上听卢冠廷的《一生所爱》,虾米音乐播放器显示的封面让自己内心产生了共鸣。

昨天早上,竟然让我找到了这张照片。

同事凑过来说:好孤独。

是啊,这张产生共鸣的照片也给我一种孤独感。

silentsnow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人想必以前是QS,HD,LM,WBD,SM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琐事

李香兰这首歌曲,我喜欢听玉置浩二演唱的版本。

记得有一年,老婆出差,我自己一人从机场回到家,听到李香兰这首歌,感触特别深。都忘记当时你失去日本还是美国了,当时我的心态就是希望你能够忙上回来。

昨晚,你的手机又没有电了。你出公司的时候短信我,可是等了2个小时都没有到家,电话也打不通,我抱着老二去路上接你。习惯性的看了一下google maps,发现路上有incident,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

真服了你和孟磊,有电话跟没有电话一样。后来你说手机没电了,你又去给老二买吸鼻器,回来晚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与你相遇,好幸运

05年进入大学的时候,那些中国来的SM3,SM2几乎不怎么认识,我主要跟理工学院来的那批人混。老婆YY是SM3的。

06年下半年(大三第一个学期)做EE2001的时候,老婆在后面的那个组里。有一次,老婆问我LCD如何控制,我只是大概讲解了一下,代码肯定不会分享的。当时就算认识她了,一个普通的同学,见面打一下招呼。

07年上半年对我来说有点悲哀,谈了三年半的女友分手了。分手还是在考试之前,4月29号。考完试之后,我在国内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三个月。

07年下半年(大四上学期),我对学习已经不上进了,学习态度的转变直接导致这个学期考的很惨很惨。大四上学期,跟老婆好多课程一样,虽然学习态度不积极,作业还是需要做的,而我做作业都是临时抱佛脚的。依稀记得最开始跟老婆交往的情景:有一门课有online homework,每个人的数值都不一样,不能直接抄结果的,一定要计算出来。那天我去EITU(学校网吧)准备做作业,刚好遇到了老婆,那时候老婆带着耳机看着书,我问她作业做完了么,公式是什么,老婆直接打开Excel把我的数值输入进去,迅速得到结果了,俺真的被当前的小妹镇住了,用excel算数?而且excel还是她自己做的。毕竟好多课程一样,而老婆做事情又很有条理,通常很早就开始做作业了,而我更多时候找老婆帮忙(抄)一下。就这样,发现老婆的性格好好,做事情太有条理,不像我总是临时抱佛脚那种,就把她当哥们了。

大四下学期,虽然课程重复的不多,因为老婆的朋友跟我一组做IC design,老婆便时常过来聊天,就这样,越来越熟。毕业之前,就把这“哥们”发展成了女朋友。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吧。

借用小幸运的那句歌词:与你相遇,好幸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减肥坚持2个礼拜了

减肥,已经坚持2个礼拜了。

刚开始减肥应该都是减水份吧,所以体重下降的比较快。

现在要想再往下掉称,可谓艰难。

不管如何,经过两个礼拜的跑步+节食,已经从83公斤减到78公斤了。腰带的卡口马上就要到头了。几个星期前买了两条短裤,都是34的,我记得05年我的裤子是29的。真希望能够坚持减肥,一直减到05年那个时候,也好让我老婆看看我05年的样子。

同事说我瘦了;不过,看了一下肚子,还是肚腩大啊。

减肥需要一个契机,而刚好,现在有这个契机,所以,就努力减肥了。

星期六女佣就开始来家里做工了,接下来我就应该有更多时间锻炼了。不过,照着几天才瘦一公斤的速度,要想减到70公斤,需要个把月吧。

众人皆醒我独醉。

2002~2005年,在淡马锡理工学院学习的时候,每次回国都会变胖,上课几个月后,就减回去了。可惜,这个在国立大学不成立了。一进入国大,我的体重就开始增加。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毕业。即便一路胖下来,当然,在07年的时候也不过74公斤。08年做工的时候也是瘦的,后来2万的银行贷款还完了,手里有点零钱了,我就开始进入快速增肥模式。

减肥太不容易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好久没有更新了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

上个礼拜三午饭的时候遇到故人,近10年不见,发现她好瘦。1.73米只有59公斤,也是够拼的了。

不像我,9年半以来,我已经从2007年的74公斤慢慢增肥到83公斤。我想最肥的时候应该有85公斤吧。

以前更新博客用email,没想到YaWei竟然有留言。很久没有看到YaWei了,她当年也是瘦啊。

看到2005年跟阿杜毕业时候的照片,我好瘦,可惜没有体重记录,我想应该在60多公斤吧。话说,阿杜也胖了。生俩娃能不胖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生所爱

这首歌有深度.

胖子竟然听不出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笔记本电池

笔记本电池已经完全废了。

今天去森林买了一个9芯笔记本电池。

发现,不愧是6600mAh,充满电能够用4:50分钟。哈哈哈哈哈。

92块没有白花。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